TOP
综合 图书 期刊 名家 图片 视频 养生 导航 专题
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切换繁体
谚语推荐:武谚阐秘
武风武术网>名家频道>名家轶事 > 韩会明恩师的授拳轶事
隐藏右侧

韩会明恩师的授拳轶事

  • 0
    关注数
  • 收藏
  • 文字版
  • 原貌版

    恩师韩会明先生2007年6月因杰出的太极拳造诣,被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荣誉称号。老人家于2014年5月27日逝世。作为耳提面命的授业弟子,我愿意将他在传拳过程中的一些轶闻趣事公之于世,以飨太极拳界。

    一、韩会明的虚无轻灵劲儿

    记得是我在永年广府镇拜韩先生为师的第2天凌晨5点钟,我们师徒去杨露禅故居教练。我们是从故居的北面角门进去的。角门前有4级台阶,我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韩师却是纵身跳上去的。双脚落地时,只发出“噗”的轻微点地声。这使我惊奇万分!

    我惊奇的是,4级台阶怎么也有80多厘米高,韩师居然飞速跳了上去,动静极轻,声音极小!要知道当时韩师已经是82岁高龄,况且,他76岁那年还因重症脑溢血在永年县医院被抢救了一个星期。

    我关心地问:“师父,您怎么跳上来啦?以后别跳了,还是走上来吧。”

    韩师笑道:“怎么?不放心啦?你看出点名堂了吗?”

    我说:“啥名堂?”

    韩师道:“笨汉子跳上来全脚掌着地、双脚会发出‘啪’的响声;楞汉子跳上来脚跟先着地、双脚会发出‘嗵’的响声。我跳上来是脚尖先着地。”

    我一边赞叹着老师的轻功,一边用钥匙去捅门上的大铜锁。

    谁知韩师一把将我的手推开,然后攥着半空拳,用食指往铜锁上一敲,只听见“当啷”一声,锁芯便弹了出来。

    我又惊奇了!这把大铜锁是晚清时期的。里边的锁芯是鱼翅般卡簧做成的(见图1-1、图1-2),锁芯插进锁内便分开双叉死死地卡在里面。而韩师只是猛地一敲,便能使锁簧的鱼翅往芯轴处紧缩而弹震出来。这种刚柔劲儿的拿捏,竟是如此恰到好处,又怎能不让人惊奇!

    图1-2:大铜锁的内部卡簧结构

    将近8点钟,师徒们练拳间歇。一位王姓大师姐笑着蹑手蹑脚地朝韩师后面走来。当临近的一刹那,她突然一拳打出,眼看要打到韩师的腰背。就在大家担心的时刻,只见韩师的腰身像个转桶一样嗖地一下子转到左边去了。

    韩师笑道:“想偷袭我,叫你偷袭不成”,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我越发佩服韩师的功夫了!他的听(音:梃ting第四声)劲儿如此灵敏,虚无劲竟如此的深厚!本来说着话,体内无劲儿,可是一用起来,劲儿又忽然而至。道家讲的‘虚灵’劲儿和佛家讲的“真空妙有”,在韩师这里竟然达到了如此高度的统一。

    二、看韩会明盘拳

    韩师在盘拳时,特别注意阴阳开合,拳架严紧,做到上下相随。许多观看的人,都笑着夸他是“被提着线的小木偶。”韩师虽然精神矍铄,但个子却矮而瘦小。盘拳讲究章法,故而给人“提线小木偶”的认识。

    例如,他在练揽雀尾势中的左单拥时,左肩一旦打出靠式之后,左拥手与右挤掌在胸前做小穿磨掌时,随着左脚尖的里扣,右手的捋采便上下一致的动作起来。待右手捋采过了身体的中线,右脚尖又与右手协同一致地外摆;待定势过后,右手腕往上轻提的同时,右脚跟也轻轻抬起。这几个动作就像被神鬼牵线一样的协调一致(图2)。

    再如:韩师在练左单鞭与提手上势的转换时,随着左挑掌变下勾手,右边的垂吊手立刻松开与左勾手阴阳相照;下盘的左脚尖里扣,与左勾手和右开手上下相随相合。从而体现了《拳论》中所说的“一动全身无有不动”的论断。给人外形上的感觉,就像个被牵了线的“小木偶”(图3)。这里的“小木偶”比喻,完全没有戏谑讥讽之意,是人们对韩师练拳结构严紧灵动的赞语。

    其它拳势,韩师也是这样上下相随、左右相照练就的。

    韩师的拳法中规中矩之严谨随处可见。杨露禅故居二进院的砖墁地上,总是用粉笔画着一个直径尺许大的白圈。这个白圈,就是韩师练拳盘架起势收势的规矩。每次盘架,韩师都是两脚同肩宽地站在白圈内起势出圈,无论是打两路、6路还是9路,最后还是站进圈内不偏不斜地收势(图4),让观者暗暗称奇。

    步法最难控制的是练他的太极长穗剑。数路剑法回环折叠,其间夹杂着横逆,最后还要背着身子退进这个白圈之内双脚站定收势(图5)。

    这个动作说明了他拳步的长短方位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说明了他进退顾盼定的每一步都拿捏得特别准确。从这细节中,能看出韩师的拳境和深功夫!

    三、韩会明练拳的顺势、自然、灵巧

    韩师授拳,常讲的一句话就是“顺势运拳”,“顺势成自然”。

    例如,杨澄甫定型85势的起势:当左手与右手在身侧运转相照后,身子的重心随着右脚尖外摆转向右腿后,左腿与原来站的位置自然拉长。这时,左腿自然要向右腿靠拢。腿法就必须顺势提左腿把脚尖带到右脚左踝骨下;待右腿屈蹲时,左腿自然要往左正前方伸出。腿法就必须顺势向左前方迈出左脚。这样便做出了左单拥势的前半势(图6)。

    再如,那个倒撵猴势:许多人的前脚尖往后提腿时都做得太高,容易被对方踢中脚心。为什么呢?就是没能顺势自然地盘练。韩师练这势,特别强调顺势自然,绝不能生硬刻板地做动作。他在打出搬挽手的同时,往右摆脚尖,然后赘身坐胯。这时,前方的左腿自然拉长,脚尖自然翘起,离地没有寸高,大腿带小腿抬起、脚尖点地后再往里弧形后撤。这样的动作就顺势了,自然了(图7)。这种随身体重心转移的四肢运动,顺势的自然,久而久之,就出现运势动作上的灵巧。

    韩师的腰部中盘就像安装了滚轴,上盘像个转桶,当外力打来时他可以毫不费劲儿地化解。

    韩师的灵巧还表现在进步上,他打搂膝拗步时,无论是出左脚还是出右脚,都荡出一个小圈来。韩师脚的转圈,是从上向下边踩边转,是荡出来的自然圈,不是机械地转出来的笨圈。荡出来的自然圈,才是灵而巧的太极圈,才能暗藏马踢、马踏、马刨的脚法招式。

    韩师是班侯的徒孙。班侯拳的特点就是圈多。除了杨氏拳的大龙云手之外,还有单掌的小龙云手。小龙云手是练滚、错、折、磨4个小劲儿,更需要自然而轻巧。许多习练者看了韩师的光盘,都觉得韩师练拳有趣味。四、韩会明是个明师,讲拳兼顾武德

    韩师在永年太极拳界很有名望。永年太极拳在世界很有名望。在1996年邯郸市举办的世界性太极拳赛事大会上,他因讲解太极五捶而赢得大会的阵阵掌声。

    在授拳中,韩师把太极拳的理法和拳法讲得明明白白,对此笔者有深切的体会。

    在练拳之初,笔者不懂阴阳、虚实,只是生硬而机械地练着招式。韩师集中给我讲了一势揽雀尾,使我茅塞顿开。我才知道阴阳的开合关系是事物变化的条件,而虚实的蓄发变化是事物发展的内容。才弄明白杨澄甫大师为什么说“虚实是第一要义”,虚实的转换才是太极拳的真谛。

    在揽雀尾一势的双拥手中,从天地合抱掌的合式转化成阴阳相照的开式:从阴阳相抱的捋式又转成天地合抱的按式,这个过程都是因为身体重心的虚实转换而变化的。起承转合的过程呈现出动静刚柔的开合。明白了这个道理,在本体拳架的运作中就克服了生硬、机械的拳操弊病,久而久之,便出现顺势自然的盘练态势。

    在学习使用法时,韩师常常用露禅和班侯两位祖师的打斗故事来诱导弟子的练拳积极性。比如讲班侯与铁橛功拳师的对擂。对方练了13年的铁橛功,一旦被他踢中一脚便会筋折骨断。擂台上,对方连踢3脚,班侯都用倒撵猴势应对。对方稍一楞神儿,班侯即用高探马击打对方面门。对方稍加躲闪,班侯便上步打出玉女穿梭,将对方打下擂台。通过战例故事的讲述,弟子自然就明白了倒撵猴、高探马和玉女穿梭的用法,还学到了祖师临敌的镇定与机敏。像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贯彻他整个的授拳过程。《拳诀》、《拳论》、《打手歌》和《十三势歌》的语句,他伴随着教拳可随口念出。让弟子感觉到他对拳理是烂熟于心。

    教授招法的应用还兼顾武德教育。比如讲授金鸡独立势。他教授拇指与食指的双指锁喉术,同时提膝顶腹弹踢裆部的武技。但却正告我,对方如果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不能使用这个阴损的招术,千万要留他一条小命。从韩师的武技中,我感悟到他爱护生命、珍惜生命的友善之心。

    在练习破解法时,韩师一遍一遍地教授我如何使用露禅祖师的“信手牵羊”。还用3个拳师被肘底捶打死的故事提高我对破解该势重要性的认识,最后又传我他如何用海底针去破肘底捶。我明白了理法后,喜悦地说:“师父,用您的海底针破法,再用离踏劲攻他的双肩,能把他的腰打折,何必再用‘信手牵羊’?”韩师听后沉吟了一会儿,告诉我:“你的悟性很好。可祖师爷为什么要用‘信手牵羊’呢?难到他不懂得打法吗?徒弟呀!尽可能用发不用打。你们滥用伤法和打法,那可是为师之罪呀!”听了韩师话语中的责备之意,我内心产生出久久的愧意。

    五、韩会明胸怀开阔,为人大气,令人景仰

    韩师告诉我,一套太极拳分3个部分。拳架是本体,主要是为练功用的。学会跑拳架,只是掌握了太极拳的三分之一。招法是应用,掌握招法,也只是拳的三分之二。破法也是应用,学会了破法,让他一招一式对你都使不上,这才是三分之三,你才算学会了一套拳。招法是以功夫为基础的。招法可以教授,功夫却是自己练的。《十三势歌》说得好,“进门引路须口授,功夫无息法自修”,师父可管不了功夫的进境。

    韩师这段话讲得丝丝入扣,合情合理,明明白白。我请示韩师说:“您嘱咐我练拳要用意。京东一脉的心法是健侯祖师传授的,我想与京东一脉联系,跟他们学习,您看怎样?”韩师高兴地答道:“好啊!本来就该一方拜师,八方学艺。记住我说的这句话:只要能发扬光大太极拳,不管哪个杨家人传的,都好!”

    这段话后来我转告给北京的拳友,大家说:“你师父有胸怀,真大气!”

    在这之后,我联系了齐一、王平凡,拜访了魏树人和孙德明。这4人是杨健侯祖师的四世徒孙,与我是同门不同支的长辈师兄。从与他们聊天、谈拳、视光盘和读他们的书中,我得到了极大的教益。

    六、韩会明情系太极,命系太极,终生展示着太极神功

    韩师从孩提时代便随祖父借住到露禅祖师之家。幼年从师班侯义子李公万成之后,便系统地习练起太极拳来。祖师家的宅院角落,广府镇的城墙步道,芦苇荡的沙坪间,护城河的堤坝上,到处都闪现过他练拳的身影。他冬不避寒,夏不惧暑,几十年如一日地盘练着,终于将太极拳功夫练得炉火纯青。

    就在他76岁那一年,天降恶运,他突然患了脑溢血,大脑大面积出血。他昏迷过去,只得住进县医院。抢救了一个星期,醒来后回答三儿媳问话的第一句话,便是“我打太极拳去了”。逗得医生、护士和家人都笑了起来。当三儿媳追问“您打拳去了几天”?韩师兴奋极了,很得意地说:“祖师爷陪我练了一个星期的拳,还教了我几手绝招儿!”大家轰地笑了。有人说:“我们都盼您回家来!等养好了病再去打拳。”韩师听后,不以为然,喃喃地说:“我明明是打拳去了,怎么会生病?”

    韩师病好出院后,口不歪,眼不斜,语言利落,腿脚依然便捷,根本没落下后遗症。县医院的医生每月对他回访一次,见他体健如常,都感惊奇,认为“是太极拳内功促进了他病体的根本好转”。

    韩师在2013年,脑子开始健忘了,有时居然找不到自己的家,甚至吃没吃饭也记不清了。但是,跟他谈起太极拳,他的思路却异常清晰,逻辑上也有条不紊。乡亲们都说:“这老头是为太极拳才来到人世间的!”

    韩师晚年大脑出现这种状况,说明他的一生都情系太极,命系太极,可以为太极拳而苦,为太极拳而乐,为太极拳的传承终其一生。

    韩师在临终前的弥留之际,还念念不忘我这个北京的徒弟。当大师兄向我转告韩师嘱我“好好练拳,做个好传承人”的遗言时,我感动得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韩师尸体入殓时,家人和众弟子与他一一告别。我发现,韩师面容清癯,栩栩如生,皮肤仍具弹性。在这闷热的夏季,客厅里根本没有冰镇、冷气等防腐的设备,他却在这里停放了一个星期,头前还放着烧纸的火盆和两支高燃的腊烛。我们进来一会儿浑身都会冒汗,他却不受影响,居然没有腐败的气味儿!这简直是迷一般的奇迹!我至今暗暗称奇:是什么力量能够如此地展示神奇?

    韩师呀!在此追忆您授拳的轶闻之时,我多么想请您老人家再讲讲班侯祖师“挂画绝学退乡兵”、“义解冤家生死愁”、“绝命掌毙贼鞑虏”、“沾连黏随练大杆”等故事啊!您给我讲的露禅祖师离开陈家沟告别陈公长兴时传他的“半手拳”绝学,我至今没能悟透,您能像仙人托梦一样再给我讲讲吗?您知道,太极拳是您终生的梦萦,也是我的半世魂灵!

xhwusu
编辑:
本站文章皆来源于网络,旨在宣传,传承中华武术,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本站,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暂无内容
  • 返回武风形意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怎样投稿 |  手机版   

    武风武术网 xhw0@163.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吉ICP备09006692号

    Copyright ? 2011 wf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资助鼓励

    如果您认为我们做的对您是有价值的,并鼓励我们做的更好,请给我们关注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