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综合 图书 期刊 名家 图片 视频 养生 导航 专题
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切换繁体
谚语推荐:武谚阐秘
武风武术网>名家频道>武林故事 > 孙禄堂授拳陈健侯纪实
隐藏右侧

孙禄堂授拳陈健侯纪实

  • 0
    关注数
  • 收藏
  • 文字版
  • 原貌版

    孙禄堂(名福全,号涵斋)是我国著名武术家,在国内外均享有”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盛誉。他曾从李魁垣、郭云深学形意拳,从程廷华学八卦拳,从郝为贞学太极拳。后来他以郝氏太极为基础,融会互合三家之精髓而创孙式太极拳。
    1983年,江苏省开展稀有拳种普查工作,于镇江市发掘出孙氏三十六手太极拳(又称孙氏太极拳三十六手)。此拳与社会上广为流传的孙氏太极拳有明显不同。这套太极拳不计重复之处共三十六手,暗合《易经》的三十六个连体象。此拳以太极为主体,融入八卦、形意之精华而成。其基础是卍字手。五个手指分别成平、直、横、环、钩形,像一个卍字。三十六手,不仅手手带卍字,而且一招一式都要符合”平、直、圆”的要求。这种手势非常难练,没有极好的筋骨和坚强的毅力,没有悟性,是练不成的。而练不好卍字手,是不教套路的。
    1985年,中国武术协会和河北孙禄堂家乡也曾分别派人到江苏镇江调查,并为其再传弟子录了像。回去后,中国武术大型丛刊《武踪》(第2期,1985年4 月出版)先后刊登了陈登临的《孙式三十六手太极拳拳理根据浅谈》、《孙禄堂授拳陈健侯记》、陈九皋的《浅析卍字手》等文章。《精武》杂志(1985年第3期)刊登了张祚玉的高足周德良、孔小安、陈九皋编写的《孙氏三十六手太极拳》(有图文),从而把三十六手推向了全国。《中华武术》(1986年第2期)、《体育春秋》(1986年第3期)也分别刊登了尤志心的《陈健侯逸事两则》《我跟岳父学卐字手》。在承德举办的民间稀有拳种展览会上也展出了有关三十六手的资料,陈健侯先生的照片第一次与人们见面,他那炯炯有神、银须飘飘,仙风道骨的风采,给参观者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本人最近对孙禄堂授拳陈健侯的情况作了进一步的调查,走访了陈健侯先生的子女和他的弟子以及再传弟子,查阅了《镇江文史资料》、《陈氏家谱》等。现把它写下来,作为史料保存,并飨广大武术爱好者。
    这里特声明一点:陈健侯先生一生深居简出,拒绝做官,吃素信佛,淡泊名利。本人写此文决无与别人争名利之心,而是为了尊重历史事实,还原孙式太极拳的本来面貌,同时也为了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以组织力量,挽救真传孙式三十六手太极拳,让它真正后继有人,发扬中华武术的荣光。

    孙师慧眼识俊才
    1928年6月,江苏省国术馆创办,会址设于镇江北五省会馆(现无线电专用设备厂),孙禄堂先生被任命为副馆长兼教务长。孙禄堂先生爱好《易经》,因为太极拳取名于《易经》,其一招一式都与易理相合。他每到一地,都要遍访《易》学者。到镇江不久,有一天,忽收到一封挂号信,信中是一篇谈易理的文章,题名《”乾卦”爻辞释义》。
    原来,镇江有位晚清民初的史学家陈庆年先生①,其公馆(横山草堂)就设在磨力巷。其次子陈健侯(裕业)先生,1895年生,儿时读私塾,自幼就爱好武术,练少林拳,两腿绑铅锭,练习轻功,身手敏捷,能手擒过堂双燕。1907年毕业于南京思益学校,1911年(辛亥,16岁)毕业于江南高等学堂化学系,后自学中医,悬壶济世于磨力巷。1920年原拟到德国学医,但在动身之时,父忽中风,天性至孝的陈健侯先生,就决定放弃到德国学医的计划,决计留下侍奉父亲。有天晚上,陈健侯先生侍奉父亲,因听说孙禄堂先生于镇江开设国术馆,就动了结识的念头。故利用侍病的时间写了此文,寄孙禄堂先生教正。
    文章的主要内容是:从”初九”至”用九”,共七段爻辞,可以把它喻为炼精化气的过程。”初九,潜龙勿用”,意为相火不妄动,肾精不妄泄,炼精化气就有了源泉。”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是说”田”,土也,属脾。精固而肾强,肾强则脾胃功能旺盛,炼精化气始有牢固基础,有利于气功向高级阶段(大人相)发展。”九三,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自强不息,持恒渐进,炼精化气才能成功。”九四,或跃在渊,无咎”,可喻为炼精化气的功夫正在关节点上,不可一日稍懈,不可妄动情欲。”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是说肺气通于天,气功到了极顶阶段,显大人相,容顔如童子。”上九,亢龙有悔”,是说在练功过程中,调气不得法,阴精不能潜存,产生阳亢,引起血压升高,肝火上腾,可能中风(脑血管意外),故”有悔”。”用九,见群龙无首,吉”,是说练功到了太极阶段,任何一手,都能变化无穷,每一手都是一个太极,太极是个圆球,故”无首”,这是大吉利的事。
    孙师读罢此文,不由颔首连连。孙师对他秘书吴心谷说:”斯人斯文,于易理医理拳理合璧成章,莫非医学家兼哲理家乎?你先前往一访。”吴心谷原是袁世凯通治局的秘书,对《老子》有深入研究。他遵师嘱上门拜访陈健侯先生,陈在陈宅”望益轩”接见了吴。吴赠送自己的著作《以”老”解”老”》给陈,两人一谈即成莫逆。陈不仅通《易》理,而且对《老子》也有独特的见解,侃侃而谈,令人折服。吴回馆向孙师作了汇报。第二天,孙师偕吴心谷同访,这次见面,在陈府的”传经堂”大厅。孙师与陈健侯先生畅谈易理,志趣契合,恨相见晚也。
    又过几天,孙师偕吴心谷再次造访。孙师云:”吾闻中医神于脉者,不问而知病,今我不言,任尔试我脉,请言气功如我者有何病焉?”陈曰:”中医望、闻、问、切,四诊相互证明,可速断病情,今仅靠切脉,虽亦可断,但需倍劳吾之神。请试之。”陈聚精会神于指目,三指分别轻触探按,既毕,对孙师云:”先生六脉均从容和缓,唯右寸脉偶现数象。从容和缓反映气血充沛,右寸脉偶见数脉反映有内伤。”孙师答道:”我数年来访求拳艺高超的师友,足迹遍及南北,每到一处,请名医诊脉,都云六脉调匀,无些微瑕疵。你诊断有内伤,我不能苟同。”于是陈郑重地说道:”六脉调匀,毫无病态,世所罕见。先生右寸脉有时呈数而兼虚象,此确系内伤反映,可能偶有吐血。”孙师矢口否认。过了几天,孙师复来诊脉,陈据证察脉,仍坚执前诊意见。孙师仍矢口否认。如此数次。最后一次,孙复请陈到孙之会客室断脉,不准他人入内。陈严肃地说:”老先生脉象反映确有内伤,不速治,危矣!请人诊脉又不信医言,是戏医也。不信不治。望先生再三审思,我此次为老先生诊脉,神思高度集中,非但能确诊老先生有内伤,而且有把握断定伤于何处。若不信,请解开上衣坦露背部,我可以指出伤处给你印证。”孙师遂解开上衣坦露背部,陈即指着孙师背部肺腧穴讲道:”内伤是从此处进去的!”孙师猛然大惊,连声赞道:”神乎其技也。神哉,神哉!我内伤确系受自此处,每逢春季趋暖即复发吐血,今日我正在复发。”随即吐了一口痰,痰中带有血丝。孙师于是诚服陈的诊断,并请陈为他治疗内伤。陈为孙开了活血祛瘀益肺理气的汤药,并用自制的跌打损伤膏给他外敷。经过数月的治疗,孙师背部肺腧穴处出现一块如碗儿大的青斑。从此以后孙师内伤症状消失,宿病霍然痊愈矣。

    孙师内伤从何而来?事后听吴心谷讲才知其中原因。原来,孙师少壮时,以拳术闻名北方,北京、天津两地,曾有数十家拳技教习场被孙打翻而倒闭,于是埋下了怨恨的种子,欲伺机报仇。孙师某日在沪先施公司登电梯时,被仇人所买点穴高手暗算,伤于内,大吐血,次日《申报》头版大标题曰:太极泰斗孙禄堂死矣。孙师知为人算,闭门谢客,调气十余天始能起,但淤血未透,内伤未靖。
    孙师既钦佩陈健侯先生通达易理拳理,又佩服其医技高明,日视陈筋骨柔韧,步履轻捷矫健,学养高,善谈吐,举止温文尔雅,有儒者风度,又有一定的武术基础。于是对他的秘书说:”历代师承是师傅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师傅。遇此人不授拳,有负历代祖师。”因此孙师决意向陈亲授太极拳,遂嘱吴心谷向陈传达他的意愿。陈欣然点首说:”蒙孙师不弃愚钝,我当勉力勤学,决不负孙师厚望。”于是择吉日递帖拜师。

    武风武术站 http://www.wfeng.net.cn


    闭门秘授三十六手
    拜师宴是在陈宅望益轩举办的,请”一枝春”素馆(陈年轻时就受斋吃素)名师到家执箸。出席拜师宴的除孙师、吴心谷外,还有孙存周、孙掁岱以及国术馆著名拳师肖汉卿等,吴心谷为介绍人。与陈健侯同时拜门的还有其弟裕武。
    当初,国术馆授拳一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由拳师公开传授,即露天班学员;一种是由拳师个别亲授,如陈裕武由孙存周亲授八卦掌。至于由孙禄堂亲自秘传的只有陈健侯一人而已。
    孙师对陈说:”跟我学真传,你原先学的,都要抛弃,一切从头学起。”他与陈约法六章:①永不叛师;②不得私传(师傅批准后才能传人),法不入六耳;③不准要师傅教(意思是只有师傅想教时,才能教;徒弟不能主动提出要师傅教);④每式所教最多不得超过六遍(六次不会,从此就不教);⑤与师打斗,不要怕伤痛;⑥学到真传,不得随意伤人。孙师强调说,武功是打出来的,到了师徒对打阶段,千万不要怕伤痛。陈说:”我本是医生,有伤痛我自己会医,不劳老师座担心。”
    于是孙师开始闭门授拳。每次授拳,不得有第三者在场,即”真法不入六耳”也。第一阶段是练基本功,包括站桩、走趟子、练卍字手。站桩要集中意念,站稳脚跟,可增强体力,为走趟子练身手打下基础;走趟子意在练步法与身法;练卍字手意在练手法。其中练卍字手为最难。卍字手是孙式真传太极拳的命门与奥秘所在,也是与大众化普及式太极拳的根本区别。所谓卍字手,五个手指分别成平、直、横、环、钩形,像一个卍字。练卍字手大致是这样的:
    脚成丁八步,两手并胸前,手心朝上,两肘紧靠乳头,沉肘裹肩,含胸拔背,塌腰,下肢微蹲,同时两手相对,成下”八”字形:大拇指朝前平指;食指挺直下垂;中指平横向内,与食指成直角;无名指微环;小指微钩。这样五指成平、直、横、环、钩形,好如”"字,故称卍字手。这里成下卍字手,这是第一步;然后身下蹲,卍字手向下画弧形,(此时两肩不能散开,而仍要沉肘裹肩,含胸拔背),然后翻转向上举,两食指朝天,高度与目齐,两手背要紧贴,手心向外两侧,五指仍成平、直、横、环、钩形,这动作叫”朝天一支香”,也就是上卍字手,这是第二步;第三步是,两手向内翻转,由胸前推出(这动作为圆卍字手),两手成竖掌,手心相对,成抱球状,像太极。竖掌与小手臂要成直角。
    笔者不厌其烦地作如此详尽的说明,但读者可能还如在迷雾中,不知如何练。历代师承,强调真传太极拳要口授心传是有原因的,因为书面文字很难表达清楚。当然,在现代可采用录像,用慢镜头,一一分解,但在当时科学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只能靠师傅口授心传。卍亦作卐,它是古代的一种符咒、护符或宗教标志。通常被认为是”太阳”或”火”的象征。卐字在梵文中称作Srivatsa(室利革未蹉),意为”吉祥万德之所集”。佛教认为它是释迦牟尼胸部所现的”瑞相”,用作”万德吉祥”的标志。周·武则天长寿二年,制定此字,读为”万”。在佛经中,才将卍字传写作卐。唐玄奘将卐译为”德”,北魏菩提流在《十地经论》中译为”万”字。卍字是功德无量的,也是法力无边的。故太极拳这一手法,是孙禄堂先生从太极名师郝为真那里传下来,是严守秘密的,有些人跟孙禄堂一辈子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现在外界知道这种手法,是由陈健侯的弟子张祚玉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传出来的。这种手法,非常难练,没有极好的筋骨,没有坚强的毅力,是学不成的。本人有幸,在六十年代初,承蒙陈健侯先生亲授我卍字手,但我苦练一年余,手腕也曾练得红肿发胀,但仍未合格。陈师说我的筋骨不够,卍字手未练成,以下就不教了。但是,我通过练卍字手,感到体力增强了。初练时刚练几次就感到腿酸臂疼,体力不支,后来练了几个月,就感到腿力大增,手腕灵活,手掌有力。
    话说回来,孙师授陈卍字手,陈在一个月内即练成的。孙非常高兴,于是再授孙式三十六手太极拳套路。此套路共一百十四式,每式之间用开合手衔接,不计重复为三十六式,故把这些套路简称为三十六手。这三十六手是:
    ⒈腰间掌(卡子手)⒉车轮手(出卍字)⒊懒扎衣 ⒋开合手 ⒌单鞭⒍提手上势 ⒎白鹤亮翅 ⒏搂膝拗步 ⒐手挥琵琶 ⒑搬拦捶 11.如封似闭 12. 抱虎推山 13. 肘底看捶 14. 倒撵猴15.海底针(吊月当) 16.三通背 17.云手 18.高探马 19.左右蹬脚 20.践步栽捶 21.撇身捶(翻身二起) 22.披身伏虎 23.野马分鬃 24.膝底搓臂 25.通背掌 26.玉女穿梭 27.下势 28.更鸡独立 29.提膝蹬跟(十字摆莲) 30.进步打捶(进步指裆捶) 31.上步七星 32.退步跨虎 33.旋手出掌(转身摆莲) 34.弯弓射虎 35.双撞捶 36.阴阳混一(合太极)
    这三十六手恰合《易经》三十六个连体象,其变化无穷。熟练后,在交手过程中,每一手皆能变成三十六手。
    孙式太极拳的特点是:进退相随,虚实转换,动作敏捷圆活,犹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每左右转身以开合相接。孙师授拳时,强调首重顶,提要领,”见其外,知其内,诚于内,形于外,内外合而为一”,即要做到内外相应,同步协调。陈在学拳时领悟老师的教导,力求做到:手与足相应,肘与膝相应,肩与胯相应,形与意相应,意与气相合,动静虚实交替;升降开合进退适度。手势、步法与体态准确,动作配合呼吸调息,手手不离捧球。意念中所捧之球不是虚幻的,而是实在的充气的有力度的弹性之球。恒以持之,渐以进之。由于陈能以易理构通拳理,所以敏悟力特别强,师传一手,已能悟得第二手。故三十六手,仅二个多月就学成了。第一阶段属于基本功训练,从站桩到走趟子,到练卍字手,到练三十六手套路,总共只用四个多月。
    第二阶段是授与推手。先呆步推手,后活步推手。这就是两人按相对应的站势彼此双手交互放在对方的肘臂上,一手托肘,一手仰掌于肘窝上,同时运转身体,升降进退转停,相互密切配合。练推手意在练懂劲。孙师常讲,初练拳者手足木强不灵活,动作”偏柔偏刚”,身笨拙如”绳捆索绑”,学成后就会”劲气内藏”,如”圆球弹簧”。即由硬到软,由僵到柔,由重到轻,由滞到灵,由实到虚,这就是懂劲的第一步。这第一步就是”知己”,懂得自己之劲,懂得能运用自己的整体合力。懂劲的第二步,是”知彼”,知道对方之劲。掌握对方动静之机,了解对方发与否的信息,即知道对方之劲发于何时何处。孙禄堂师把此称之为”听劲”。第三步是”化劲”。能引进落空,运用四两拨千斤,把对方之劲化掉。”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舍已从人,”阶及神明”。陈健侯先生在孙师的精心训练下,仅一个多月,就顺利完成了推手任务,初步具有懂劲的功夫。除推手外,还采用了”喂手”法。
    第三阶段是”喂手”,即实战前的准备阶段。”喂手”是一种授拳的方法,授拳者向受教者做示范的进攻动作,嘱对方要勇于迎战。对方如能抵挡住进攻,就达到了”喂手”的目的。如果受教者无法挡架,教者即授以避其锋锐或却敌的方法。这是却敌致胜的功夫,故可以把”喂手”看作临战前的实战演习。孙师给陈喂手,喂的是”懒扎衣”,这是太极拳的第一手,又名”车轮手”。两手平行带卍字式向对方轮番猛烈进攻,颇为厉害,被誉为孙式太极拳的”王手”。陈始则不能招架,继则能避其锋锐,终能安若磐石。孙师看到这位弟子进步如此之快,既高兴又惊叹地对他的秘书说:”健侯学拳悟性高、进步快,主因是他的学养水平非一般人可比。我如不精心传授将上愧历代祖师。”秘书吴心谷答曰:”健侯学识渊博,我研究《老子》多年,尚有许多未通之处。每与之晤面,我向彼请教,受益匪浅。吾随师座此次南行,所遇学者中令我佩服的有两人,一为史学家柳诒徵②,一为精医哲者陈健侯。”
    第四阶段为散手,即师徒对打的实战阶段。孙师对陈说:”真本领是’打’出来的,在打斗中会有伤痛,只有不怕伤痛,才能练出真功夫!”陈答道:”我是医生,自己会医,师傅放心!”两人在对打过程中,陈被摔过很多跤,也被摔伤过多次,师说:”健侯伤否?”健侯答曰:”无妨!”有一次,孙师一个劈掌,无意中正中陈的左手拇指和食指上,两个手指上的指甲被击碎溅飞在地上。当时陈感到一阵的钻心疼痛,但仍忍住未形于色,却对师座说:”师座,小伤无妨,自备伤药可治,师可无虞,放心授拳,不必介怀。”陈敷以伤药,仍日不间断往国术馆侍教。陈常讲:”唯有坚贞恒方能进孙拳门阶。”经过一个月的太极散手训练,又经过四个月的八卦散手训练,陈终于学会了”避实击虚”、”引劲落空”、”周旋佯攻”、”中央突破”、”挫其锋锐”等技法。陈全身心地投入到散打之中,日有所思,夜有其梦。有一天,中午小憩。忽见一老者,银须飘飘,仙风道骨,身穿青布长衫,站在他面前说:”健侯,你是我太极门中的传人,我是张三丰也,今特来授你几手。”健侯拜倒在地。老人共授了三手:一曰”小吊掌”,二曰”外旋手”,三曰”内旋手”。健侯跟祖师练习,很快练成。祖师说:”你悟性高,真是我太极门三生有幸也!望你好自为之!”说着飘然而去。健侯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回想起来历历如在目前。他以梦中所授,反复演练,烂熟于心。
    于孙授拳期间,陈右食指端患一疔疽,内外药治,疼痛未减,于是在夜深万籁俱寂时,凝神练拳数趟后,患指端感觉轻松多了,视之疔疽已消。陈不解其故,请教孙师。师曰:”此拳功通达末梢之应验也。通则不痛,与中医之活血化瘀之理相同也。”日寇侵华期间,陈曾患膈食病(早期食道癌),后服用自己研创之中药方剂,结合太极拳与气功疗法,终于痊愈。这是后话。
    陈在孙师的精心教授下,勤学苦练,进步甚快,造诣日深。孙师常于左右褒赞陈道:”彼之攻守之法虽原于师传,但半系彼自悟性中得来,他人难测其奥秘。”某日,国术馆寂然无他人。孙师为测陈拳技造诣究达何种程度,嘱陈于此次交手中必须还手。陈踌躇再三,暗自思忖,如不还手为不从师令,如还手又恐违背师教。正在迟疑之际,孙师曰:”汝今日若不从令还手,至此中辍师徒关系!”迫不得已,陈方勉为应允。师徒遂交锋。陈以变换”懒扎衣”手法取攻势,矛头针对孙师双目,孙师全力上护。陈忽变以八卦掌手法急趋奔下”撩阴”,孙师又疾转下护,陈迅疾翻手向上,于孙师小腹上击以捶掌手法。陈师因其变化过速,未及提防,向后踉跄险些跌跤。陈大惊,心忐忑不安,许久方平静。陈暗自想:”从师令迫不得已还手,不意却触犯师座,有失为徒之礼,日后如何相处?”两人罢手后在馆内庭院踱来踱去,彼此默然不语良久。陈遂告辞。逾一周后,孙师遣人来敦促陈赴馆。孙师一见面劈口就说:”我俩今日可再行比武!”方交锋,霎间忽不见孙师踪迹。陈右手护顶,左手护下,左右盘旋,极力寻找,但不闻其声,不见其人。良久,忽闻身后有人哑然一笑,回首见孙师正以太极手对准己之太阳穴。孙师笑道:”我今日若发手点汝太阳穴,外不显皮破肉绽,但却重损于内。汝手法可与我匹敌,身法距我远矣!我步履迅捷,汝目不暇接,今以身法胜汝,汝若能勤练不懈,亦可臻我境界。我与你情同父子,决非虚言。汝善自为之。”孙师有”草上飞”的称号,其身法之快,是任何人所不及的。陈听了孙师一席语重心长的话,甚为感动。深感孙师拳艺高超,武德高尚,真心诚意地奖掖后生,由是益勤练拳。

    武风武术站 http://www.wfeng.net.cn

    拳艺学成小试牛刀
    在孙师亲自精心教育下,陈健侯先生经过近一年的勤学苦练,孙式真传三十六手太极拳终于学成。孙师对他说:”汝艺已成,真功是在打斗中打出来的,你去找比手吧。”但孙师又反复叮嘱:”太极拳主旨为颐养修身延年益寿,决不务取胜于人。太极拳祖师张三丰与八卦掌祖师董海川均以此道获高年;但太极拳如练成就,人终不能胜,所谓不求胜人而人莫能胜,即此理也。如常求胜人为务,好勇斗狠,终必死于其技。”陈应答曰:”太极拳之名取象于易理,于用有邪正之分,明达者可用以固躬,勇私斗者必遭轻命。虽如此,若有人存心毁谤太极拳,蓄意挑衅,亦当全力应对不辱师门才是。”孙师含笑点首称是。
    孙师以陈敏悟性高,学拳进步快,常于左右褒奖,不意引起人对陈的妒忌。有一次,馆内形意拳师杨某于庭院中授拳,陈顺往观之。杨某身材魁梧,力大无穷,操北方口音。杨见陈前来,招呼道:”来,吾今日与你施’喂手’。”陈于是往之。杨一反”喂手”常态,使劲扳陈右中指,若摧折状。陈且惊痛且言道:”我后生从孙师学拳日子不多,但尚能不辱师教。今尔以喂手之名,行羞辱之实,甚不自量!今姑与尔试较锋芒,如何?” 杨某徒辈齐声叫好。一徒还高声说道:”杨师气力足,功夫深;陈为后生,焉匹敌?将自取其辱明矣!”言既毕,两人交手,陈以”懒扎衣”手法掣杨肘腋,杨竭力御以形意拳手法挣脱,陈迅即翻转双手,变以”抱虎推山”式手法,杨被跌数米之远。围观者哄笑走开。陈一个箭步,上前扶起杨。杨惶恐而流汗,自语曰:”而今知孙师许尔之不谬也!”由是陈之拳名传遍馆内外。
    当时国术馆内有一名形意拳拳师萧汉卿,是苏北萧县人,于镇江北固山麓下以收售柴薪为业,形意拳造诣颇深,人称其为钢手铁臂。腕力巨大,若使劲握人膀子,此人皮肉即从其指隙间挤压而出。军阀孙传芳部队过镇时,有一日夜晚,城中无路灯,一片漆黑。孙传芳部队于城外沿江一带拦路打劫,不少行人衣服被剥。萧汉卿这一天晚上,沿江行,途中遇孙传芳士兵,欲劫其衣物。一士兵说:”老乡,请借火柴以点燃旱烟。”萧递火柴间,猛然一棍击向其头部,幸好萧迅即避向一侧,未中要害,仅擦破头皮。继飞来一石片,萧迅疾避之,然后,纵身一跃,奔向持木棍者,以猛力折断该士兵双臂;后又趋掷石士兵前,紧紧擒其双手作折臂状,该士兵直呼绕命:”恕我细伢子!”萧不屑顾,仍折断其双臂而归。萧汉卿力猛如此,其形意拳功力可知矣。有一次萧往访陈。晤面后两人略事寒喧,萧即说:”今日我们作友谊赛较拳技。”陈谨遵师教,信守”我不为主而为客”之道,再三婉辞谦让。萧坚请至再,陈不得已而应之。两人于陈宅”望益轩”作友谊赛。萧用形意拳猛攻陈,陈御以太极拳手法,屡用”引劲落空”技巧挫萧锋锐,继用八卦拳手法连续跌萧。萧心悦诚服地说:”兄胜我,但我甚不明其理,可否告我,以启茅塞?”陈以缓动作示范,并对萧讲道:”我常聆听孙师诲以太极拳与人较交锋,有’沾”粘”随’之劲,不怕靠近强敌。有胆迎其锐锋为’沾’;擒拿对方不放,令对方无退避余地为’粘’;顺对方之劲而不逆其性,巧借对方之劲还击之为’随’。”萧恍然大悟说:”孙师以形意拳起家终归于太极拳,良有以也。今与兄较乃知。”
    孙门徒辈中孙存周、孙掁岱与陈往还甚密。彼此切磋,相互砥砺,因此情谊深厚。两孙氏于内家拳技有造诣,八卦拳颇为拳界人士称许。其八卦拳动作开合幅度较大,内收外放操控有节,形若龙腾蛇跃,势犹车轮旋转,能与之敌者甚少。孙氏两人常与陈推手,互为攻守作友谊赛,或势均力敌难分输赢,或稳操左券胜负分明,但陈多以太极拳胜彼八卦。
    江苏国术馆解散前夕,曾于北固山进行大比武。陈毎战必捷。孙掁岱竖起拇指说:”父师此次南行,唯兄独得师座拳技心法,独得师座传神之手,师于兄有厚望焉,太极度拳之真谛奥秘,兄独获之矣!”孙存周也说:”孙师南行亲传弟子中,唯兄独得其真谛。人与兄较技,兄每不为主而为客,谦礼至再,方应允。一与交锋,败者如负千斤,欲挣脱而不能;但兄从未伤人,虽取胜,不务名,不伐功,谦谦君子,当之无愧。论拳功,称兄为泰山压顶,固不爽也!”陈答曰:”承蒙两位师兄过奖。不辱师门,尚可勉称,至于’泰山压顶’实未敢当也。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勤而行之,敬循师教,恒持不懈,吾与师门同仁应共勉之。”

    陈健侯先生淡泊名利,业医济世,喜楼居。孙师幼女剑云曾手书”名士多世隐,仙人好楼居”的条幅相赠。

    武风武术站 http://www.wfeng.net.cn

    尾声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国难当头,人心惶惶,潜心修武的环境悉遭破坏。孙师骤然北上,未及与友人别,独赐函与陈健侯先生曰:”今我北上,尔我师徒之约,虽未全履(指乾坤日月剑、七星杆等),但我之神意,汝已得之矣。江湖人无戏言,非我夸口,汝好自为之,十年后,天下无敌矣。”陈得此函,既感师恩浩荡,但是否应约北上,沉思良久而难决。学孙师的全身武艺,本是自己的心愿,如果北上,约要两载,需大洋二万块,这笔开支家庭尚不成问题。但是,父仙逝不久(1929年),几十口人的大家庭靠自己主持,家室之累,加上医务繁忙,国内环境也已不容安心学武,故迟迟未能成行。
    后孙师又来一函,约往四川峨眉山与两位剑侠见面,陈因家难,迟去了两天,未能见面。
    1933年,孙师仙逝,陈不胜哀恸。回想自己未能遵师令北上,学习乾坤日月剑、七星杆等器械以及点穴等各种绝技,以致这些绝技失传,实在有负师恩也。即使到晚年,忆及此事,辄怆然而涕下。
    [注]
    ① 陈庆年(1863-1929) 清末民初著名爱国史学家、教育改革家和国家图书馆事业创建者。 字善余,号石城乡人,晚号横山,镇江丹徒人。光绪戊子(1888)科优贡生。早年肄业江阴南菁书院,与唐文治、吴稚晖、丁福保、钮永建同学。院长黄元同认为先生文章”读书有间,有石破天惊之妙”。其后应湖广总督张之洞聘,任武昌译书局总纂兼两湖书院分教,编辑洋务辑要,协助张之洞推进洋务运动,编授《兵法史略学》,编撰《中国历史教科书》,为张之洞极为赞赏,时先生学生有黄兴、宋教仁、曹亚伯等。后应两江总督端方之聘,任湖南全省学务提调、筹建长沙图书馆兼任岳麓书院改制为湖南高等学堂之监督(校长),按新式学堂要求,扩建校舍,增加自然科学课程。于1906年建成我国和东亚第一座国家图书馆,即长沙图书馆。1906年后,任江楚编译书局坐办、佐缪荃荪创办我国第二座国家图书馆,即南京江南图书馆。1909年日商强占我东沙岛,清廷应对无策。先生闻后,献出家藏陈伦炯《海国闻见录沿海形势图》证明该岛为我版图,东沙岛遂不致沦入日本。先生晚年致力于乡土学的研究,特别是表彰乡哲的工作。著述主要有《两淮盐法志》,《兵法史略学》,《中国历史教科书》;《西石城风俗志》,《杨文襄公年谱》,《横山乡人丛钞》,《横山乡人类稿》;另校刻宋嘉定和元至顺两种《镇江志》,张莱《京口三山志》;刊刻校勘朱元正《江浙沿海图》,欧阳季香《蒙古史》等数十种,约数百万言。对先生光辉的业绩,张之洞评为”才识开通,学问淹博。贯串无遗,洵为杰出”;吴稚晖评为”冠民国儒林之军”;唐文治誉为”学贯天人”;柳诒徵赞为”精博冠时”;黄兴赞为”学识优长,士林推服”;京师大学堂创办人张冶秋推为”近时江左史家第一”。
    ②柳诒徵(1880-1956) 近代著名经史学家。字翼谋,江苏镇江人。优贡生。早年长同学赵声有志革命,并从同乡姻亲陈庆年之教。后由陈庆年介绍拜缪荃孙为师,至南京江楚编译局工作。著有《历代史略》《中国教育史》《中国商业史》《劬堂文录》等。生前和北师大校长陈垣齐名,有”北陈南柳”之称。
    ③《陈氏家谱》有关陈健侯先生的记载:
    [一]健侯(裕业)公,善余公之次子也。大排行居第四,位于姐如辰、兄裕菁、姐琨兰之后。近代著名中医、武术家和易学家。儿时读于私塾,1907年(12岁)毕业于南京思益学校,1911年(辛亥,16岁)毕业于南京江南高等学堂化学系。1912年娶罗氏。此后自学中医。因痛惜首胎慧宝患喉疾而夭,遂力攻喉科,发明特效喉药,自配药以施舍患者,无不一帖而愈。后于内科、小儿科、妇科和疑难杂症无不专研,精通古人医案,多所发明。
    1920年其父中风,公为之治病,屡挽危症。1924年,父因久衰之体,险象环生,元气时有不支,公自维识浅,虑或有误病机,力请父和家人另易他医,父毅然对公说:”汝侍疾有年矣,知子者莫若父,我主张坚定,不愿易医,汝但竭力为之,死生有命,无过虑也。”投药百剂,历经两月而康复。终使其父延寿十年,被人叹为奇迹。1929年内务部长张厉生欲废止中医,公挺身而出,在父病值夜时,起草《镇江中医学会宣言》,大义凛然,父阅之,甚为赞许,发表于《苏报》。后集会上海,抗议力争,迫使张收回成命,并在《苏报》公开他对公的复信。1930年,胡汉民病逝,公在《苏报》发表对胡氏病情分析的医学论文,受到医界高度评价。公对疑难杂症,他医不能治者,往往妙手回春,故一时名噪江南。1963年,公总结对脉学的研究,口授其心得于其子登临,对浮、沉、迟、速、宽、窄、长、短八脉、缓、急、断、续、微、甚、兼、独八种脉神和大、细、洪、微、….等42种脉象(含雀琢、屋漏、解索、鱼翔、虾游、弹石、釜沸等七怪脉),分析精微,公曰:”会心者切听六脉,左右寸关尺,绝非一寸,觉有盈尺,脉波、脉浪微细分明,观察其形、相、态,而掌握其神情,参之望、闻、问,百病皆了然。”
    1928年,江苏省设国术馆于镇江,武当传人、孙派太极创始人孙禄堂(福全)任副馆长兼教务长,因有为孙师治疗宿疾和研讨易理之缘,公得亲拜门下,师徒情同父子。公悟性远过常人,师传一手,已能悟得第二手。初与师交手,公以所悟之手应之,师异之,仓猝间无以还,忽而,师不见,公大惊,蓦回首,则师正蹲公之背后,莞尔笑曰:”此手我未教汝,何以得之?此手乃小吊掌也。” 又曰:”昔日师传徒,师教一手,得一手,今我教汝一手,汝乃得数手。汝悟性之高,昔未之有也。” 又曰:”徒觅师难,师觅徒更难,得徒如汝者而不授之,无以对吾之师也。” 遂决意授其真传。约法六章:①永不叛师;②不得私传(师傅批准后才能传人);③不准要师傅教(意思是只有师傅想教时,才能教;徒弟不能主动提出要师傅教);④每式所教最多不得超过六遍(六次不会,从此就不教);⑤与师打斗,不要怕伤痛;⑥真传学成后不得随意伤人。三年后,太极、形意、八卦诸内家拳,公尽得之。公曰:”懒扎衣一手,视之简单,而变化无穷,苟得此一手之变化而通其用,神不可测矣。” ,又曰:”内家拳与气功不可分。孙师气功,周身如绵。触此此有,触彼彼有,无往而不在,非如外家气功只在一处也。”1931年,师骤然北上,未及与友人别,独赐函与公曰:”今我北上,尔我师徒之约,虽未全履(指乾坤日月剑、七星杆等),但我之神意,汝已得之矣。江湖人无戏言,非我夸口,汝好自为之,十年后,天下无敌矣。”
    [二]孙师昔在沪登电梯时,被仇人所买点穴师暗算,伤于内,大吐血,明日《申报》头版大标题曰:太极泰斗孙禄堂死矣。孙师知为人算,闭门谢客调气十余天始能起,但淤血未透,内伤未靖。来镇后,造门访公,谈太极易理。得间,问公曰:”吾闻中医神于脉者,不问而知病,今我不言,任尔试我脉,请言气功如我者有何病焉?”公曰:”中医望、闻、问、切,四诊相互证明,可速断病情,今仅靠切脉,虽亦可断,但需倍劳吾之神。请试之。”既毕,公正言曰:”师有内伤,不速治,危矣!”师笑曰:”尔果能指出伤在何处乎?”公曰:”请解衣”,师如言。公指背部某处,曰:”此,伤也!” 师乃服。令服煎药十数剂,淤乃外透,紫斑大如盘焉。
    在国术馆与人交手,有”泰山压顶”之誉。孙师幼女剑云曾赠公对联一首:”名士多世隐,仙人好楼居。”甚合公意也。1936年冬,公为其姐琨兰在江边旅馆签约向某富商讨回欠债数千元,甫毕, 出门拟乘轿诊病家,遇身着狐裘之彪形大汉,乃码头之恶霸也,口出狂言,拦门不让出,问其故,大汉笑曰:”来得,去不得也。” 公大怒,左手掷雪茄,右手拨其手,恶霸遂踉跄跌十数步外,时正雪后,踉跄间快落泥泞,公箭步跟上,揪其领,令起。恶霸起, 惊汗如珠,大呼汝欺人, 公正言曰:汝果欲再试之乎? 恶霸惧,遂禁口无言矣。

    1937年,抗战爆发,镇地学校解散。是年秋,日机空袭镇江, 机枪扫射, 弹落如雨, 举家急藏望益轩避弹小屋, 时公之兄、弟三房已先数日侍奉母携公之子登丰雇船往苏北, 妻罗氏病于床,公以八十元大洋命高仆雇船往追之,在邵北会其子登丰,再避至樊汊镇,遂租屋而居焉。在镇凡四迁。时公之爱女孟孙方18岁,得肺病,公百计治之,奈无特效药,病日益危。二迁时,女已不克行走,略施整容,卧藤椅上,抬往新屋,路人见之,惊问何家美女。濒危时,公嘱妻往东岳庙求佑,是夜也,梦一神立檐下,示一卦,字为”间”。醒后解读为坤上乾下,卦为”明夷”,明入地中也。女乳名”明贵”,公知终无救矣。后女见无数仙人来接,遂拒不进药而终。两年后,公之长子登华亦病故,登华号耀堂,华者花也,花耀于堂,象为昙花一现,亦明入地中也。公以三年连丧二儿,思子之情,不能自已,乃引苏曼殊诗:”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自是上天临小谪,不需惆怅忆芳容。”以自慰。自此子辈皆改从《易经》取名。
    公颖悟逾常人,读书得间,对前人注释,常持不同看法。叙事论理,娓娓动听。善为文,下笔如有神,情理并茂,韵律天成。 1929年其父病逝,作《哀启》(1929,34岁),历述得病致因、脉象和诊断用方,章太炎读之,赞曰:”不期横山先生有子如此,其有后矣。”尝试改《聊斋》文,减数字后,果然雅胜于原作。尝受父命,应书院试,屡获前矛。亲友间应酬,公多任之。闲则喜好京剧, 尤善吹箫, 其声哀婉, 檐间鸟为之屏息而倾听。公眼明手快,曾只手擒住穿堂双燕。常人看月为盘形,公看之为球形。喜爱石章、古董,但经历次洗劫,所藏终于荡然无存。所用处方笺,印有一自刻章”有病方知健是仙”盖双关语也。公笃信佛教,终生茹素,慈心不杀,以治病救人为乐。尝语其子:吾家颇有佛缘,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和唐三藏法师,俗家皆陈姓也,且与我家同源于颖川寔公,不可不知也。又曰:设有来生,当仍做医生为吾业。
    公于其子女兼慈父而严师。1957年,子登丰被打成”右派”,蒙冤含屈三载余,1961年2月”摘帽”,4月,归里。方进家门,公下楼迎之,子失声大哭,盖自维有负于双亲养育之恩也。公无责言,百般慰之,日与谈养生之道,惟恐子居家日短而不能尽其所欲语。22日,子将返京,公赠诗曰:”一生哪有真闲日,百岁人多未了缘(时子年34矣,而未成家,公忧之。);但原我儿安且健(子54年得肋骨结核,切除肋骨数根,公为此曾心急如焚。),者番相会岂徒然(此次回家,抓紧分秒与子谈了很多)。” 时值三年灾害,路不靖,适为夜车,公为子背包,健步如飞,护送至站,一路尚为子讲易学。母在家候门,对子曰:”汝父送人行,此平生第一遭也。”
    公之晚年,融佛、易、拳、医、儒、气功于一体,在其子登谦、登丰、登豫回家探亲时,往往口述其心得,如源头活水,滚滚而来,体现其晚年之哲学思想、人生观和宇宙观。
    [三]公之《语录》甚多,略举一二:”一切数不外增一、减一、倍一、约一。” “精要幽,气要和,神要真。” “天台宗空假中三观: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空为圣谛、真如;假为俗谛、生灭;中为第一义谛、圆满一心。真如者不变随缘,生灭者体空成事。佛法本体只有真如,本无生灭。借妄显真是佛法慈悲本意。真实义唯证能知,非余所了。” “真实不虚即乾元亨,乾元即中,亨即无边。中者其小无内。无边,大象无象。真实即真如,如者一实也,虚者有边,不虚则无边。要破除边见,边见即邪见。有中无边,无往而不中。” “戒定慧,戒为慈孝敬;定为坚真恒;慧为平直圆。” “圆满菩提,归无所得。圆满菩提为如,归无所得为真。” “无人相无我相,自他不二也。” “事物之理,千言万语,不出乎一物一太极,信无不在乎中(无往而不中)二语。华严十玄门,最能与一物一太极广大幽深之义吻合。前五个是归纳性的,后五个是分析性的。《中庸》其次致曲(弧形),曲能有诚(中)。形虽曲,意即一周天也。” “道德经三字,走向首为道,直心为德,缘督为经。故道德经者,有的、有形、有路。” “寒山(文殊)诗:益者益其精,可名为有益;易者易其形,是名为有益;能益复能易,当得上仙籍;无益复无易,终不免死厄。由益达中孚而成小畜,与《玄》之养第五爻熟参,为气功之最要命脉。”
    1964年,公遭丧偶之痛,1966年文化大革命,红卫兵以破旧为名,将传经楼十万卷藏书毁于一旦(传经楼1918年4月动工,九月落成,举凡料量木石、调度工役、通盘筹划,皆公任之),被困不眠三昼夜,身心交瘁,1969年终因忧伤成疾,饮恨而去。临终叹曰:”自古英雄谁无死,莫不饮恨而吞声。” 而文革中饮恨而吞声者,又何独公也。
    公以光绪21年乙未9月8日重阳前一日(公元1895年10月25日)生,卒于己酉年10月12日(公元1969年11月21日),葬于丹徒赵家湖祖坟。

xhwusu
编辑:
本站文章皆来源于网络,旨在宣传,传承中华武术,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本站,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暂无内容
  • 返回武风形意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怎样投稿 |  手机版   

    武风武术网 xhw0@163.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吉ICP备09006692号

    Copyright ? 2011 wf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资助鼓励

    如果您认为我们做的对您是有价值的,并鼓励我们做的更好,请给我们关注和支持!